咨询热线

020-82020406

ABOUT US
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市民购高电位治疗仪保命险成催命

作者:亚美国际更新时间:2020-06-06 17:18点击次数:字号:T|T

  今年来,全国不少小区陆续出现一些“健康生活馆”,由于治疗疾病、免费体验、不强制购买等宣传口号,这些“健康生活馆”往往会聚集很多老人。

  已经退休的广州市民简女士便是这些老人中的一员。但是让简女士没有想到的,她花费几万大价钱买的保健器材,却差点成为要她命的“催命药”。(更多新闻资讯,请关注羊城派

  “我很气愤的是,两年多时间内,远高整个店的工作人员从来不管是否适合我,一直向我推销这种类型的器材,这不是变相地谋财害命吗?”

  原来,简女士在自己治疗癌症康复期间先后购买远高的三个电磁器材后,短短几个月时间,她的癌细胞水平从最初的0.4先是上升到0.9,后又上升到3.6(正常水平是1.5以下),并且全身癌细胞都处于活跃状况,血管、尿管也出现了糜烂。

  2014年6月,简女士查出患有宫颈癌,在医院做了半年化疗放疗后,她的癌细胞控制在了正常水平。回家之后,由于想让自己的身体保持健康的状态,简女士就去小区里附近一家远高健康生活馆(现在改为健高)做了20分钟的体验理疗,顺便与店里的老人一起话家常打发时间。

  “我当时反复向他们确认什么样的人不能做,他们一直强调说除了心脏搭桥的人不能做外,其他的人都可以放心做”。

  2016年5月份,在店员的极力劝说下,抹不开面子的简女士买了高电位治疗仪自用和送人,并与店家达成将高电位治疗仪在店的体验时间延长至一小时的协议。

  2016年10月,简女士又在远高店员的软磨硬泡下,花费8800元购买了他们的远红外线月份,简女士感觉到身体不适,去医院检查后发现,她的癌细胞水平已经上升到3.6,并且全身各处的癌细胞都处于活跃状态,尿管、血管也出现了病变。

  “放疗医生说真是命大,如果再迟来一两个月,活跃的癌细胞爆发后,谁都救不了我”,回忆起当初检查的情景,简女士至今仍心有余悸。在主治医师都觉得没有问题的情况下,如果不是她自己坚持照全身CT,她现在可能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  “阿姐,你怎么可以睡这个床啊,这些机器你全部都不能用的,癌症病人不能用电的东西,你这哪里买的啊”,看到简女士家里的电磁床垫,病友发出惊呼。

  “在过去的两年里,我一直有跟他们交流我的病情,可是他们没有一个人告诉我,我不适合使用这些产品,只是反复给我们这些老人讲除了心脏搭桥患者不能使用这个仪器,其他的人都能使用,并且对身体大有好处,我多次跟他们反映使用器材后不适的情况,她们也只是麻痹我说是因为我太累了”,简女士气愤地说到,“这不是欺负我们这些老人不懂,把我们的健康当儿戏吗?”

  随后,当简女士表示由于远高方面隐瞒信息推销导致她病情恶化,要赔偿她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时,对方却说你当初没有说让我们赔钱啊。

  记者联系上了远高的相关负责人黄女士,她表示简女士是在经过店铺员工的咨询后,鉴定当时她的身体状况是没有任何问题的,才去体验这个机器的。

  在经过一轮化疗放疗后,简女士血管尿管的病情仍旧没有好,她现在已经开始接受新一轮的化放疗了。但是,比起病情,更让简女士失望的是远高的回应。

  “如果不关他们机器的问题,为什么会在第二天就带着现金直接上门给我退机器,还收走了所有的说明书?”简女士说,“我希望远高能承担起一个企业该有的责任和良心,能把说明书的提示告诉老人家,而不是一味地鼓动老人去买他们的仪器,包括我现在将我的事公布出来,也是想让更多老人家知道这其中的风险,不说其他的健康生活馆,仅远高在广州就有十几家,我不希望再有老人遭遇我这样的经历”。

  一位中医药大学教授表示,商家所宣称的高电位治疗仪的“生物电场”,其实质就是一个高压静电场,国外产品也把它叫“静电治疗仪”。

  今年来,全国不少小区陆续出现一些“健康生活馆”,由于治疗疾病、免费体验、不强制购买等宣传口号,这些“健康生活馆”往往会聚集很多老人。已经退休的广州市民简女士便是这些老人中的一员。但是让简女士没有想到的,她花费几万大价钱买的保健器材,却差点成为要她命的“催命药”。(更多新闻资讯,请关注羊城派

  原来,简女士在自己治疗癌症康复期间先后购买远高的三个电磁器材后,短短几个月时间,她的癌细胞水平从最初的0.4先是上升到0.9,后又上升到3.6(正常水平是1.5以下),并且全身癌细胞都处于活跃状况,血管、尿管也出现了糜烂。

  “我当时反复向他们确认什么样的人不能做,他们一直强调说除了心脏搭桥的人不能做外,其他的人都可以放心做”。

  2016年5月份,在店员的极力劝说下,抹不开面子的简女士买了高电位治疗仪自用和送人,并与店家达成将高电位治疗仪在店的体验时间延长至一小时的协议。

  2016年10月,简女士又在远高店员的软磨硬泡下,花费8800元购买了他们的远红外线月份,简女士感觉到身体不适,去医院检查后发现,她的癌细胞水平已经上升到3.6,并且全身各处的癌细胞都处于活跃状态,尿管、血管也出现了病变。

  “放疗医生说真是命大,如果再迟来一两个月,活跃的癌细胞爆发后,谁都救不了我”,回忆起当初检查的情景,简女士至今仍心有余悸。在主治医师都觉得没有问题的情况下,如果不是她自己坚持照全身CT,她现在可能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  简女士后来得知,在高电位治疗仪说明书的第一页,就写明她这种情况需要在医嘱下使用,但是远高的工作人员却一直告诉她这些器材有助于她病情的恢复。

  “在过去的两年里,我一直有跟他们交流我的病情,可是他们没有一个人告诉我,我不适合使用这些产品,只是反复给我们这些老人讲除了心脏搭桥患者不能使用这个仪器,其他的人都能使用,并且对身体大有好处,我多次跟他们反映使用器材后不适的情况,她们也只是麻痹我说是因为我太累了”,简女士气愤地说到,“这不是欺负我们这些老人不懂,把我们的健康当儿戏吗?”

  在简女士反映了情况之后,远高的经理第二天就带着现金登门拜访,将简女士不适合使用的三套机器与开具的发票一并回收,并退还了简女士买器材时所花费的四万多元钱。

  随后,当简女士表示由于远高方面隐瞒信息推销导致她病情恶化,要赔偿她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时,对方却说你当初没有说让我们赔钱啊。

  “钱在你口袋,是你自己要买的啊”,当吴女士再次于对方理论时,远高方面如此说。

  “我一直有跟远高店长说跟你们领导沟通,给个满意的答复我,想不到他们在收走机器和发票后竟然这样敷衍我”,简女士说,“不是她们整天围着我们说机器好,什么都能治,让我们买,谁会这么傻不知道是否合适也去买,一套机器一万多呢,谁嫌钱多”。

  据悉,简女士前后共四次与对方商谈赔偿医药费的问题,对方最终给出赔偿简女士3000元现金以及一些保健品的赔偿方案,对此简女士表示坚决不接受。

  “我希望能与他们经理商谈,跟经理反映这些年他的员工、店长都是怎么隐瞒信息的,减少以后向我这样误用产品而导致病情加重的情况,可是经理都不见我,商谈时也只有律师到场”,简女士说。

  记者联系上了远高的相关负责人黄女士,她表示简女士是在经过店铺员工的咨询后,鉴定当时她的身体状况是没有任何问题的,才去体验这个机器的。

  “当时我们的店员是在看到简女士的病情报告后,确认她病情指标是正常的,才让她去使用机器的”,黄女士说,“至于简女士病情恶化,人的器官是会随着时间老化的、出现一些问题的”。

  那么为什么要提供简女士不适合的产品呢?黄女士表示对于简女士这样的癌症患者,远高的器材是慎用,即在医生的指导下去使用,而不是不能使用。

  “我们的说明书也有说明,客人也是在知情情况下自己主动购买机器的,卖高电位治疗仪的器材给简女士并没有不妥之处。”

  而对于赔偿谈判的问题,黄女士认为:“我们没有跟她谈判,我们是从人道主义关怀角度出发,去问候客人的。我们提出为她送去3000元现金和保健品是作为慰问金和慰问品的,而不是出于赔偿的目的。”

  在经过一轮化疗放疗后,简女士血管尿管的病情仍旧没有好,她现在已经开始接受新一轮的化放疗了。但是,比起病情,更让简女士失望的是远高的回应。

  “当初他们明明知道我刚做完手术、是肿瘤病患者,还一直向我推销高电位治疗仪和远红外线床,我自己都觉得不对劲了,还一直麻痹我说在帮我调理身体”。

  简女士告诉记者,她的病很明显就是使用机器造成的。远高给她们上课、介绍机器的功效就是振动出血管壁的垃圾,从尿管排出,可现在她血管壁和尿管壁出问题了。

  “如果不关他们机器的问题,为什么会在第二天就带着现金直接上门给我退机器,还收走了所有的说明书?”简女士说,“我希望远高能承担起一个企业该有的责任和良心,能把说明书的提示告诉老人家,而不是一味地鼓动老人去买他们的仪器,包括我现在将我的事公布出来,也是想让更多老人家知道这其中的风险,不说其他的健康生活馆,仅远高在广州就有十几家,我不希望再有老人遭遇我这样的经历”。

  一位中医药大学教授表示,商家所宣称的高电位治疗仪的“生物电场”,其实质就是一个高压静电场,国外产品也把它叫“静电治疗仪”。

  长期呆在静电环境中,会使人焦躁不安、头痛、胸闷、呼吸困难、咳嗽等等。另外静电可吸附空气中大量的尘埃,带电性越大、吸附尘埃的数量就越多,而尘埃中往往含有多种有毒物质和病菌,轻则刺激皮肤,重则会引发支气管哮喘、癌症、心律失常等病症。

  资深医药代表王女士对于高电位治疗仪的态度则更直接。她说之所以在普通的医院里根本见不到什么高电位治疗仪,就是因为高压静电场对人体是极其有害的。一些厂家和商家之所以要生产和销售高电位治疗仪,就是因为暴利。

  “一般一台高电位治疗仪的生产成本约在500元,出厂价一般为1900元,而零售价则高达15000元。”

亚美国际